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主辦
注冊 登錄】 網站地圖 收藏本站 聯系我們
返回網站首頁
menu
首 頁
資訊
數據
政策
技術
咨詢
項目
市場
專家
企業
會展
招聘
管理咨詢
《中國煤化工》
menu
 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觀點  > 詳細內容
美國不會對中國能源封鎖
作者:陸如泉 | 來源:國家煤化工網 | 時間:2021-09-06

充滿火藥味的中美“天津會談”后,中美關系短期內改善的希望基本為零。為此,一種焦慮在全國上下蔓延,那就是在中美戰略競爭更趨激烈情況下,對我國能源安全以及可能斷供風險的擔憂。

的確。作為全球最大能源進口國,我國僅石油一項年消耗量就達到了6.692億噸,對于能源的需求可謂極大。而美國號稱是全球最大能源生產國,掌控著全球大部分的原油。若美國真的打出能源封鎖牌,中國真的有些麻煩。

但事實上,只要梳理一下自中美建交至今的歷程就不難發現,中美從未在能源和能源供應問題上發生沖突。即使在此前數次中美關系的低谷和敏感期(如1995年、1999年、2009年),美國也沒拿我國能源安全做文章。即便是此次中美關系走入低谷,美國也沒在油氣進口與貿易、油氣海上或陸上運輸通道上卡我們的脖子。筆者有信心認為,無論未來中美關系走向何方,我國能源安全都不會因中美關系受到威脅。

首先,站在美國的視角,因油氣供應問題而與中國發生沖突不劃算。其一,美國的國家戰略是保持全球性超級大國形象,確保其在全球具有唯一、排他的戰略威懾力和影響力。若美國冒險切斷中國的海外油氣供應,可能導致發生正面沖突,致使美國勢力退出東亞和南海,從全球性超級大國變成退守大西洋的地區性大國。其二,盡管中國油氣對外依存度較高,但通過近20年的努力,中國已在西北、東北、西南和東部海上構建起多元化的油氣進口和貿易體系,深度地參與了中東、非洲和中亞等地區的油氣資源開發與合作,中國當前多元化的海外油氣供應體系具有相當的堅韌性,即使美國想斷也斷不掉。其三,能源問題已不是美國遏制中國的殺手锏。隨著全球進入信息化、智能化和后工業化時代,油氣的戰略性和政治屬性已大大降低。想要打擊和遏制中國,美國手里的很多牌都比油氣好使,比如臺灣問題,南海問題、芯片和高科技問題等。

其次,全球油氣已經入買方市場。自2014年下半年石油價格暴跌、全球油氣市場進入新周期以來,全球油氣市場一直處于供應過剩的低景氣周期。加上全球疫情持續蔓延和中國有效控制疫情帶來的經濟顯著復蘇,中國油氣市場已成為全球重點油氣出口國競相瞄準的對象。沙特阿美石油公司公司首席執政官阿敏·納瑟爾曾表示:“確保中國能源需求的持久安全是我們最為優先的目標,不僅在未來5年是這樣,未來50甚至更久都是這樣。”不光是沙特,俄羅斯、伊拉克、伊朗、委內瑞拉、土庫曼斯坦、卡塔爾等對華油氣出口大國均與沙特持類似心態,對華出口比例維持在70%以上。其中,伊拉克對華出口能源比例一度達到90%以上。再加上當前能源轉型的加速,化石能源風光不再,油氣資源的價值正急劇下跌。全球重點產油國和正在積極調整策略,讓本國的地下資源盡快變現。

最后,能源轉型和碳中和驅動中美能源領域競爭焦點發生改變。自拜登政府上臺依賴,能源-氣候外交已成為美國重振全球領導力的戰略支柱,同時成為與中國開展戰略競爭的新領域。拜登政府將能源-氣候問題納入了高級政治的范疇并將氣候變化政策貫穿到美國國際貿易政策、外交政策的制定中,從維護美國國際競爭優勢的長期戰略出發,設定了更高的氣候治理目標,賦予氣候外交更多的戰略意義。可以預見的是,在能源轉型和碳中和背景下,美國不僅會對中國的碳排放提出更嚴苛的要求,還可能利用環保標準設置障礙,給中國的海外投資與合作制造麻煩和障礙。例如,將低碳牌作為中美戰略競爭的重要手段,特別是針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攻擊中國企業在海外投資建設的煤電項目。

顯然,只要上述分析的客觀因素和邊界條件不發生改變,我國的油氣安全,甚至供應緊張態勢會得到緩解。倒是在能源轉型與氣候變化領域,中國將會與美國發生實打實的較量。

 資訊搜索
   
 推薦資訊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