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主辦
注冊 登錄】 網站地圖 收藏本站 聯系我們
返回網站首頁
menu
首 頁
資訊
數據
政策
技術
咨詢
項目
市場
專家
企業
會展
招聘
管理咨詢
《中國煤化工》
menu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報道  > 詳細內容
碳中和是一場沒有硝煙的全球博弈
作者:陳衛東 | 來源:國家煤化工網 | 時間:2021-08-23

全球碳中和始于巴黎協定。截至目前,全球已有超過120個國家和地區提出了自己的碳中和達成路線。隨著各國碳中和行動大幕的逐漸拉起,越來越多的國家政要意識到,這將是一場曠日持久、連續不斷、反反復復、多國參與的世紀博弈,盡管并非勢均力敵。

在碳中和模式,尤其是化石能源逐漸退出的模式下,全球三大經濟區域(美國、歐洲、中國)面臨著各自的難題,產生了前所未有的碰撞。

當今世界頭號強國美國,在能源及經濟結構、技術裝備等方面優勢明顯。具體而言,自2009年煤炭消費開始一路走低,老舊煤電機組自2012年開始大規模退役,時至今日,煤炭僅占美國一次能源消費的1/10;能源消費與經濟發展基本脫鉤,降低碳排放對其經濟影響有限;已是光伏電池轉換效率紀錄保持者,在風電、儲能、氫能、新能源汽車等裝備制造業占明顯甚至絕對性優勢。目前主要困擾在于傳統能源和傳統制造業等產業衰退帶來的結構性失業是否能很快被新能源相關行業吸納。另外,美國還面臨石油美元的挑戰。在過去幾十年間,美國是通貨膨脹最小、經濟最穩定的國家,靠的正是作為世界貨幣的美元體系。由于目前大部分國家都決定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目標,換言之,石油產業到2050年已基本難以維持。美元體系的根源就是石油,此舉無疑給美元的霸權地位帶來強烈的沖擊。

歐盟在碳排放碳中和問題上一直占據主導地位。早在201811月,歐盟委員會就發布了長期愿景,提出了到2050年實現二氧化碳排放歸零的目標。歐盟實現碳中和的優勢與美國相似,更希望通過碳中和創造新的經濟增長點并打造歐元-碳排放體系。然而,雖然歐盟總規模大,但各個國家體量小,單個國家難以挑起重擔——成為全球減碳主導者。另外,歐盟實現碳中和目標并不輕松。一是需要大量資金投入需要解決,據歐委會估計,僅實現2030年目標,每年就需要額外投資2600億歐元;二是關鍵技術亟待突破;三是社會公平必須兼顧,新能源給煤炭等傳統行業帶來沖擊,大量失業將影響到國家經濟。

中國現在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年98億噸,碳排放量占全球的28%,經濟規模全球占比遠小于碳排放量的占比。這說明我國經濟發展質量不夠高,單位GDP能耗比歐美高很多。完成碳中和這場革命的挑戰在于:首先,其他經濟大國是自然達峰之后承諾的碳中和。美國在2007年實現了能源消耗高峰,同時達到了碳排放高峰,到2019年整體排放已經比2007年下降15.6%;歐盟2006年達到了能源消耗高峰,同年達到了碳排放高峰,到2019年整體排放比2006年下降22.4%。中國目前還處在高碳發展階段,2019年的能源消費和碳排放分別比2006年提高了69.7%47.2%。這兩者上升的時間越長,峰值就越高,歸零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就越大。其次,現在美國人均GDP已經達到6萬美元以上,日本人均GDP接近5萬美元,而中國人均GDP1萬多美元。不同發展階段的減排力度和成本是不一樣的。中國要實現人均GDP的增長,還要在很短時間內實現碳中和,在人類歷史實屬罕見。最后,中國現在經濟增長速度是6%左右,比歐美國家高一倍多,在客觀上造成了中國排放量比歐美國家更大、減排也更加艱難。

除了各自面臨的困難外,碳中和一直是各國暗中較勁的矛盾點。歐洲曾經不止一次指責美國作為排放大國,稱其必須為此問題負主要責任,而美國則絲毫沒有改正的態度;發展中國家則抱怨,他們還沒發展到足以排放的地步,大國的排放量已經對本國發展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另外,由于氣候變化而遭遇極端天氣的發展中國家希望發達國家能夠承擔更多,但發達國家卻不以為然。即使是世界三大經濟體之一的中國,其碳中和之路同樣面臨國際博弈。中國是全球最大貨物貿易國家,進出口規模都相當大。由于目前美國和歐盟并沒有承認中國的市場國家地位,若上述國家或地區征收碳關稅,中國如此大規模的貨物貿易和相應的物流運輸等都會受到碳稅的影響。除此之外,中國7月中旬正式啟動的碳市場還面臨外部成本內部化的難題。

在筆者看來,如今碳中和正在改變世界地緣格局和經濟模式,只不過過去上述改變是在戰爭的硝煙中完成,如鴉片戰爭促使中國向近現代邁出的第一步、美國自二戰后成為了世界霸主。如今,哪個國家能在這一過程中發揮重要影響力并占據主導地位,哪個國家就將成為下一個人類文明——生態文明的領導者。

從目前來看,能源轉型、雙碳目標和文藝復興一樣,是由歐洲推動的。顯然,歐洲再一次站在了推進文明進步的高地上。但碳中和將是漫長的過程,發展中國家,特別是中國,同樣有機會在這場大戰中彎道超車,異軍突起,甚至扛起大旗做一個領導者。在筆者看來,中國確實是新文明建設中最大的變數。盡管大部分發展中國家面臨能源短缺、基礎設施薄弱、普及率低、終端用能成本高等窘境,但中國在低碳能源技術、裝備、總包、建設、運維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和優勢,全球性價比最具競爭力,已在世界各國設計、總包、建設了若干個標志性和示范性項目,既可以協助發展中國家現有能源高效化、低碳化改造,又可以整合全球資源幫助他們大規模發展低碳能源。當前全球碳排放大戰越演越烈。盡管中國的優勢不及歐美,但是只要把握好節奏,不操之過急,控制好低碳能源替代步伐,確保能源發展的安全和成本,或許會贏。

過去,從農業社會到工業社會的轉變,我們是被迫的,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也是被動求變的。這一次,我們也許可以主動一把,至少不應再是被動角色。

 資訊搜索
   
 推薦資訊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