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主辦
注冊 登錄】 網站地圖 收藏本站 聯系我們
返回網站首頁
menu
首 頁
資訊
數據
政策
技術
咨詢
項目
市場
專家
企業
會展
招聘
管理咨詢
《中國煤化工》
menu
 當前位置:首頁  > 獨家報道  > 詳細內容
學會專利保護是企業成熟的標志 ——訪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副會長李彬
作者:索榮 | 來源:國家煤化工網 | 時間:2021-08-02

20209月以來,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組成專家調研小組,實地走訪調研了石油和化工領域知識產權保護情況。這次調研的大背景是目前我國在芯片、軟件、材料等方面正面臨著一系列難題,而石油和化工產業破題任務艱巨。

那么,石油和化工領域知識產權保護現狀如何?知識產權保護對全行業發展具有什么意義?企業應該如何提高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和水平?近日,帶著這些問題,記者采訪了牽頭組織這次調研的中國石油和化學工業聯合會副會長李彬。 記者:聯合會組織這次調研的目的是什么?

李彬:調研的目的就是發現問題。

記者:通過調研,你們發現了哪些問題?

李彬:從去年下半年以來,聯合會組織專家實地調研走訪了20多家企業,包括央企、地方國企、科研院所以及一些優秀民企。當然,調研工作還在繼續進行之中。對于石油和化工產業來說,知識產權保護主要體現在專利上,我們調研的重點也在專利上。我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我國石油和化工產業的有效專利依然薄弱。這里我可以引用美國商業專利數據庫(IFI Claims)發布的全球有效專利資產250強排行榜的數據。截至202112日,在這個有效專利資產250強排行榜上,有24家跨國能源企業上榜。德國巴斯夫排名最高,位列50位,持有專利10095件;德國拜耳位列54位,持有專利9658件。而除了中國化工集團收購的先正達位列179位外,中國本土石油和化工企業無一上榜。這就是我們必須正視的現實。

記者:請您結合這次調研中發現的問題具體談一下。

李彬:先說明一點。我從1982年大學畢業分配到化工科研院所,到2018年離開中化集團,從事科研和科研管理工作達36年,長期與知識產權打交道。這次調研也讓我更為集中地思考產業內的專利問題。我就結合這次調研談一談自己的感受。

第一,企業針對競爭對手的專利動態跟蹤不足。

舉個例子。中化集團有限公司下屬沈陽化工研究院有限公司(簡稱沈陽院)2003年自主創制了甲氧基丙烯酸酯類結構的殺菌劑唑菌酯,發明出來后反響很大。2005年,沈陽院申請了中國專利,還申請了美國、歐洲、日本、巴西、阿根廷等專利,前后共申請了20多件,對唑菌酯結構、制劑等都進行了保護。但是,沈陽院一直對競爭對手的專利動態跟蹤不足,直到在準備申請應用專利時才發現,唑菌酯的很多應用專利早已被競爭對手申請。我專門安排中化科技管理部對此進行了典型案例調查,發現圍繞唑菌酯的外圍專利高達130多件。對手沒有結構專利無法生產,為什么還要申請外圍專利?我們分析認為,競爭對手把各種唑菌酯制劑可能的應用都申請了專利,就是想把我們的專利應用限制到很窄的范圍內。要知道,作為甲氧基丙烯酸酯農藥的一支,唑菌酯的大范圍應用必然會蠶食其它甲氧基丙烯酸酯農藥的市場。這是競爭對手最忌憚的事情。因此,競爭對手打的是專利戰略。你想想,連沈陽院這樣長期從事農藥原藥創制的科研院所都沒有意識到專利戰略的重要性,更何況其他單位!

第二,專利挖掘與布局缺位。我們調研發現,企業普遍對新產品、新技術創制的專利申請過于零散、不系統,相當于護城河是分段挖的,連不起來,寬窄還不一樣,非常容易遭到競爭對手的反擊。而且,創制單位還會在成果轉化時遇到難以轉化、易被仿制等非常多的問題。

第三,專利撰寫水平有待提高。我們這個產業,專業性強、技術工藝復雜。企業普遍反映,很難找到高水平的專業知識產權法律代理和服務機構。專利撰寫水平不高,造成專利的專屬利益不清,結果是盲目保護、保護力差。即便企業做了一個很好的產品,由于撰寫專利水平低、專屬利益設計得不好,也會出現很多漏洞。這樣一來,其他人可以很容易地繞開你的專利而無需付費。專利不能帶來實質性的專屬利益,是目前企業專利技術難以成功交易的主要原因。

第四,專利盡職調查不足。盡職調查需要從知識產權的法律風險、法律價值、技術價值和市場價值4個維度,選取權利歸屬、知識產權糾紛、有無質押、其它風險因素、權利有效性、權利穩定性、權利范圍、技術發展趨勢、核心專利解析、主要競爭對手情況、技術成熟度、可實施性等作為評價指標。但如果你對這一系列問題認識不到位,盡職調查做不到位,那么就會給專利使用埋下隱患。

第五,專利檢索專業化能力偏低,漏檢率高。技術研發和申請專利保護、專利維護等各階段都涉及檢索,其目的在于找出與申請的主題密切相關的現有技術中的對比文件。但是,當前企業專業化檢索能力普遍偏低,特別是自由實施分析不行,一般企業沒法做,一般的專利事務所做不好,只能委托更專業的事務所來做。但事務所普遍對化工專業又不精通,也未必就能做好自由實施分析。什么是自由實施分析?就是說實施人在不侵犯他人專利權的前提下,對其技術自由地使用和開發。還有自由實施/防侵權調查,是對欲實施技術是否可能侵犯他人專利的調查,意在排查可能遇到的專利壁壘,識別侵權風險,保障技術能夠自由實施。這些調查都很重要,必須要做好的。

第六,專利風險管理不到位。企業的研發、生產、經營等活動會遇到專利管理風險,因管理措施缺失或制度不完善、企業決策失誤、制度執行和監督不到位、權責不明確等,都可能給企業帶來損失。風險預警不夠、防范不足,又與上面說的自由實施分析水平不高有直接關系,是一環扣一環的。專利文檔管理不善,證據數據不充足、不規范,企業一旦遇到專利訴訟,就會非常被動。我們的企業打過不少此類官司,也吃過不少虧。還舉沈陽院的例子。沈陽院殺菌劑氟嗎啉是我國第一個獲得化合物結構專利的產品,也獲得了歐美日等專利,結果引來國內不少中小企業偷偷仿制,有一家企業居然還在網上大張旗鼓給仿制產品打廣告推銷,影響很壞。沈陽院與那家企業的知識產權官司從銷售地起訴,上訴至省高院,甚至驚動最高人民法院,官司打得異常艱難,原因就是沈陽院證據數據保留不充分,關鍵時刻拿不出證據。這個案子雖然最終由省高院調解,那家企業賠了錢,也保證不再生產了,但沈陽院等于也沒有贏,兩敗俱傷。深刻的教訓是,專利和發明要做好大事記,把每一步演變過程都記錄在案,證明這個發明是自己的。

第七,專業隊伍建設不足。知識產權保護健全的國家,企業主要靠自己的知識產權部門進行專利事務管理,跨國公司多在法務部之外設置專職知識產權部。我國企業知識產權專職人員嚴重缺乏,很多企業這個崗位甚至是兼職的。

記者:您長期從事科研管理工作,能否分析一下我國石油和化工產業有效專利薄弱的根源?

李彬:我認為問題的根源主要源于3個方面。

首先是對專利的作用認識不足。獲得專利,可以保護自己的技術成果不受他人侵犯,可以防止他人濫用專利權,可以提升企業價值,一句話,可以提高企業核心競爭力、保護企業產品市場份額。但很顯然,許多企業并沒有這樣的認識。

其次是對專利質量的理解不到位。一件高質量的專利至少要經得起實審關、無效關、侵權關3個關卡的考驗,其中侵權一關最為重要。

最后是對如何用好專利沒有策劃。獲得專利之后接下來就是要用好專利權。是以許可、轉讓,還是以其他形式來發揮專利的價值?這是企業創新戰略的重要內容。

記者:我們注意到,發達國家長期詬病我國的專利保護,實際情況是這樣嗎?

李彬:當然不是。新中國成立后,對知識產權保護是很重視的。195371日,第1號發明證書就授予了“侯氏堿法”。石油和化工是第一個享受到知識產權保護的產業,同時也一直是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領域。據不完全統計,“十三五”期間石油和化工行業授權專利數量接近100萬件,占到全國授權專利總量的15.6%左右。尤其是油氣勘探開發、大型煉油和石化、現代煤化工、橡塑加工等領域研制了一批核心技術裝備,煉油裝備、百萬噸級乙烯及下游裝置、現代煤化工裝備、橡膠裝備等的自主化率均在85%95%20162019年的4年間,行業共有155項科技成果獲得國家科技獎。要客觀看待我們與發達國家在技術水平上差距,而且經過幾十年的發展,差距也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大。比如農藥產業。全球常用農藥有500600個,我國有400500個,其中4050個是自己創制的。幾十年來,我國創制了48個具有獨立知識產權的高效新品種,研發推廣了吡啶、氯代三氟甲基吡啶、乙基氯化物等關鍵中間體及不對稱手性合成、催化加氫、定向硝化氯化、生物拆分等綠色新工藝……我國成為世界上少數具有新農藥創制能力的國家之一,形成了包括原藥生產、制劑加工、科研開發和原料中間體配套在內的完整農藥工業體系。目前國內2/3的農藥產量用于出口,全球市場近70%的原藥來自中國。世界農藥大國,除了德國、美國、日本,就是我們。

當然,我們也有做得還不夠的地方。比如,從許多跨國公司的成功經驗看,企業科研經費投入占銷售收入的比重達到3%才能維持研發,達到5%才能產生競爭能力,而我國石油和化工產業科技投入占銷售收入的比重不超過1.5%。又比如,我國化工產品以基礎原材料和中間產品為主,高端專用產品、差異化終端產品嚴重不足,在產品種類、數量和質量等方面與跨國公司存在巨大差距。美國亨斯邁公司的聚氨酯、專用化學品、先進材料、紡織印染和色素與添加劑等五大業務板塊,每個板塊都有幾十種甚至上萬種產品,而我國最大的化工企業經常銷售的產品也就只有1000多種,且多是基礎原材料,離用戶終端的衣食住行產品很遠。

盡管差距很大,但不能怕難,一定要起步,分層次進行創新。尤其是雙碳目標當前,能源結構變了,風電、光電怎樣輸送出去?煤化工怎樣調整?能源供應、存儲新技術什么方向?2030年碳達峰已經倒計時,全行業怎樣平穩過渡?這都是創新空間。我們現在就要開始做知識產權布局。

記者:除了具體的操作層面,您認為企業在知識產權方面應如何提高意識?

李彬:一是知識產權管理要與其它管理緊密結合。大部分企業的知識產權規劃與企業的發展規劃、科研項目計劃、成果轉化、人才培養等方面的工作統籌考慮不夠。我國的科技成果轉化率取中線只有20%左右,與發達國家40%的下線相比都不到一半。這就是證明。記得科技部原部長萬鋼曾在兩會部長通道上講,作為科技部長最憂慮的事有兩件——基礎研究和科技成果轉化。這其實也是石油和化工產業的軟肋。

二是要繼續加強知識產權與科技創新的融合。現在很多企業,包括央企都存在科研管理和知識產權管理契合度不夠的問題。企業在攻關過程中,關鍵核心技術的知識產權保護常常缺位,科研管理和知識產權管理兩張皮。

三是要培養知識產權保護理念,以保護為榮、為傲、為高尚。實事求是地說,現在國內知識產權文化和大環境相對較差,有人將企業的技術秘密偷偷賣掉,不以為恥反以為榮。企業都在呼吁知識產權官司難打、取證難度大,受到損失后維權很艱難,即使官司打贏了也是得不償失,因為花了很多錢、投入了很大精力。要改變這種狀況,就要從每個企業做起。我相信,正能量多了,負能量就會少。

記者:謝謝您接受采訪!

 資訊搜索
   
 推薦資訊
青年文摘在线阅读